education center
Health Tips

Uncategorized

Solar

如果您使用微信,请先点击右上角选择“在浏览器打开 (Open With Default Browser)” ,  然后点击下面的链接

GoSolar

这个太阳能系统是新一代高性能设备长寿系统,可以零首付马上开始节能省钱。

查看详情

 

Today’s Links to Health Blogs

  • 你只能去愛…
    你只能去愛…愛到讓他看見耶穌。
    他來到我們的面前,帶著他的問題—重病與生死。但是,誰能解決重病與生死呢?
    如果你是一個以天下興亡為己任,把人間苦難扛在肩膀上的人,你充滿正義感,一整個心都是用愛做的,無法看見別人受苦,習慣為別人解決問題,只有在看見對方好起來或改變了你才會覺得自己的付出有價值有意義,那麼,我想跟你分享另一種愛人的方式–以無能的能力去愛人。
    來到我們當中接受我們關懷的,他/她的問題大部分是無法被改變的,或者說,不是我們能改變的。如果他/她或他/她的家人今天沒有癌症,沒有末期疾病,那麼他/她不會成為我們服務的對象,我們可能一生都不會認識這個人,不會有機會與這個人在人海中擦肩而過,甚至都不會知道有這個生命的存在。
    他來到我們的面前,帶著他的問題—重病與生死。但是,誰能解決重病與生死呢?

Digest powered by RSS Digest

Today’s Links to Health Blogs

  • 有聲書 《因爲愛,所以走過悲傷》正式發行
    我們的一生中沒有人能不經歷傷痛,因為沒有人能完全不愛,或者完全不曾被愛,當我們失去我們所愛的人或者失去那種被愛的狀態,我們就會經歷失落所帶來的悲傷。。。
        
    如果你經歷著喪失親友的悲傷,這個關懷專輯是為你而做的,為了你那些沒有喊出來的痛,那些往咽喉裡吞嚥的淚水,還有那些深深的困惑和絕望。這個專輯希望能協助你認識失落,瞭解悲傷歷程,看見療愈途徑。希望你走過生死哀痛後,生命能再度發現希望,再一次擁有喜樂 。
    如果你是與哀傷的人同哀傷的陪伴者,這個關懷專輯是為你而做的,為了你想要付出安慰卻不知說什麼才對,想要關懷卻進不到喪親者的內心,想要幫助卻被拒絕的那份無力感。這個專輯希望能提供你一些在陪伴中愛的法則,讓哀傷中的人因著你溫柔,持續而尊重的同行得到祝福。
    這個專輯,是為了愛與醫治而做的。。。

Digest powered by RSS Digest

Today’s Links to Health Blogs

  • 因為愛,所以走過悲傷
    為了幫助在美國喪親或經歷生命重大失落的華裔朋友,『角聲癌症關懷』在今年八月九日到九月十三日,舉辦了一個連續六週的『走過悲傷』系列免付費電話教育講座。
    因為考慮到華人文化含蓄的情緒表露,對於尋求心靈協助經常相當猶豫隱諱,所以這個講座的舉辦方式和內涵都經過特別設計。我們希望透過尊重各別差異與保護隱私的方式,讓這些朋友在家中自在安全的環境裡,經由電話學習,幫助他們有機會探索內心不敢公開或不知如何說出口的傷痛,並且認識內心未處理的悲傷對個人身,心,靈健康與家庭人際關係的負面影響,以及了解如何透過坦誠的面對,寬容的理解,勇敢的接受,真實的處理,然後可以漸漸釋放那些深藏內心的孤苦與哀痛感受,從新找回生命喜樂的能力。
    這個系列教育講座大約有5 0 0個人次收聽,參與的華人朋友來自美國各州,還有幾位是遠自美國境外打來收聽的朋友。在這個講座開始與結束之後,我們都設計了問卷調查,希望透過參與的朋友們所提供的意見回饋裡,了解這個在美國華人社群裡從未有過的啟創性嘗試,對於喪親或經歷生命重大失落的華裔朋友是否真的能產生幫助,帶來祝福。同時,我們也需要知道有哪些課程內容是我們在未來需要調整與改進的部分,好讓我們的服事真的能碰觸與安慰到生命深處的創痛。
    閱讀參與者的問卷迴響,我常常深受感動,那是對悲傷的深刻體悟,是被淚水洗練過後的生命所呈現的清明。當他們可以告訴自己–原來,感到悲傷並不代表軟弱,不需要壓抑隱藏;當他們明白,對愛的忠誠,並不是非得要一生用眼淚紀念逝者生病時所受的苦,也可以用笑容活出逝者對他們的愛;當他們寫著—“終於可以比較釋懷,往者以逝,該放下心中的遺憾,計劃未來了";當他們期待,有一天,他們走過悲傷之後,也要回過頭去用自己的歷練安慰其他在哀慟中的人。對於這些經歷生命重大失落的朋友們正在走著的心路歷程,我在心中為他們所面對的難處感到心疼,同時也替他們努力要找回喜樂生命所跨出的每一個勇敢步履而喝彩。
    還有另一些朋友,他們參加這個講座,只是單純的出於愛的緣故,希望能學習如何在陪伴傷心人行走悲傷旅程中,給出一份溫暖而適切的關懷。這些朋友,謙卑的明白-愛從來都是要付出代價的,願意把他們的時間與心思擺上,用最溫柔卻也帶著能力的實際行動,嘗試了解傷慟者的心思意念,真正的與哀傷的人一同哀傷。

Digest powered by RSS Digest

Today’s Links to Health Blogs

  • 『走過悲傷』電話教育講座—“為什麽要說再見?”
         『走過悲傷』電話教育講座—“為什麽要說再見?”
                         〜    陪伴. 支持 .成長    〜
    嚥下最後一口氣,再怎麽捨不得,飽經病痛折磨的他 (她),還是走了。你的心中充滿無法解釋的憤怒但又同時感到内疚。你身體疲憊不堪卻經常在漫漫長夜裏無法入睡。你不知不覺的就魂游象外的發呆,一囘神總發現自己淚流滿面。沒有人能夠了解這些日子以來,你有多麽哀痛與驚恐。每個關心你的人都鼓勵你不要太憂傷,要堅強,要趕快振作。你也曾問自己,究竟什麽時候才能走出這樣的混亂,要多久,你才能不再這麽難過?
    各位朋友,也許是你至親的父母手足,也許是你摯愛的伴侶兒女,如果你正經歷喪失親友的悲傷,或者,你正在陪伴經歷這樣悲傷的失喪者,角聲癌症關懷將於8月9日至9月13日 ,為你舉辦連續六週的悲傷陪伴教育電話講座系列。我們本著與哀傷的人同哀傷的信念,透過這一系列的分享,希望能夠協助華人朋友認識失落,悲傷歷程與療癒途徑。同時明白悲傷不是軟弱,不需要隱藏而需要被面對,了解,與處理。因爲,當悲傷是生命必經的路程時,我們並不一定要走向無解的絕望,我們也可以經過它,然後走向契機,改變與希望。
    時間:2012年8月9日至9月13日,每週四晚上7:30-8:30(太平洋時間),為期6週。

Digest powered by RSS Digest

Today’s Links to Health Blogs

  • 一盞茶的溫柔
    那些年,我忙著跟時間賽跑,常開著耐用又忠實的二手白色Toyata Corola ,在加州中谷區滿是大卡車奔騰的99號高速公路上疾馳。那時,我是如此年輕,如此熱情,單純無懼的生命裏還未經收過太多的風霜。日裏,夜間,我像是個馳騁風沙的銜命騎士一般往返於不同的病家與喪家, 希望在臨終的病床前,遞送一點點安慰與陪伴,或者在無從言喻的哀慟時分,提供一處可以放聲哭泣的肩膀。為了我所相信的安寧療護,我所照顧的末期病人,我總是希望,在每一份因緣交會的生命幻化之前,再為他們多做一點什麽。 
     
    因緣.交會
     在一個涼風習習的晚秋午后,我接到機構的通知前往面見一位老人家,向他介紹安寧療護的服務内容,如果病人有必要立刻接受照顧,我們機構可以隨即派遣當晚的值班護士進行探訪,安排緊急止痛藥品的配置與聯係醫療器材的運送。在最短的時間内,與病人和家屬同在,盡一切的可能減少病人與家屬獨自面對困境的無助與驚惶,這是這個機構對所有安寧工作者的基本要求。
     我所來到的寓所,位于半山腰処的恬靜社區裏,從雅緻的林樹剪裁到院落間的幽然景致看來,這是一処優渥人家的聚落。這樣的社區有特別的停車要求,我於是必須把坐車停在訪客專用區,然後再步行一段5分鐘的緩坡路上到我所要會晤的病人家。

Digest powered by RSS Digest

Today’s Links to Health Blogs

Digest powered by RSS Digest

Today’s Links to Health Blogs

  • 預約天國的嫁衣
     
    白蘭琪,你來看看我好嗎?我今天心情糟透了…我覺得亞倫不愛我了。(3:25 PM)
    白蘭琪,我好怕…有人在窗外監視我,我看不清楚他的臉,你趕快來好嗎!求求你…(8:48 PM)
    白蘭琪,剛剛看電視的時候,耶穌在電視裏告訴我,護士給我的藥物有問題,有人要毒死我。真的!你要相信我。( 1:39 AM )
    白蘭琪,我是亞倫,瑞秋閙了一整晚。她才停葯幾天,幻覺就又出現了,我真的很抱歉沒有好好看著她吃葯…請你盡快來探望她好嗎?謝謝你。(7:52 AM ) 

Digest powered by RSS Digest

Today’s Links to Health Blogs

  • 一位陌生女子的擁抱
    有些人,有些事,有些當下的情況,讓你不得不對生命多一些寬容,讓你必須挑戰曾經有過的信念。甚至,讓你樂於承認自己想法的狹隘 並且感謝起一向自認明智的你,有機會當一囘傻瓜。 
     上周六下午,難得一個晴好的冬末午后,我前往郵局準備郵寄一份資料給我的病人家屬, 卻發現郵局已經過了營業時間。正當我要轉身離開的時候,看見在中庭的角落,蹲踞著一位衣著襤褸的婦人,在她身旁的是一張破舊的娃娃車,裏面坐著約莫兩嵗的小男孩兒。 婦人低著頭看地上,手上拿著一張字跡淩亂的求助告示板。 
     這樣的情景非常普遍,在天橋下,在路肩的分隔島上,在大樓的防火巷間,這些點綴其間的面容只是如同路樹,霓虹燈彩,或街道兩旁的建築物一樣,與行駛中的車流共同形成街景的多元映像。這樣的情景,普遍到很難挑起任何一絲的不悅,一種因爲對他人境遇感到同情或尷尬而產生的情緒波動。
     我走過她的身邊,如同走過任何一位與我擦身而過的人。但是,在我就要步過她的那瞬間,我那刻意直視前方的目光,因著一份不捨而微微轉動我的頸項,我眼角的餘光與突然擡起頭的她靈魂之窗裏的茫然和憂傷碰觸了。然後,我的雙腳雖然繼續往前走向我的座車,我的心卻被那驚然一撇釘在女子的跟前。
    就這樣走開嗎?
  • 盡頭,一個愛情故事的開始
    她抱怨,他一輩子不曾溫聲細語,軍人性格,縂把該是尋常家庭裏的尋常應對説得像是給部隊弟兄的發號施令。她縂覺得自己被他低估了一輩子,從認識至今,他就像個長官似的,對她所做的大小事情,從不曾放心過,就連出門過個馬路,他都得再三的叮嚀囑咐。 這些年來,她嘆氣自己沒了名字,因他從來只是喚她,小妹啊…
    那年
    那年,他從軍艦上走下來,是二嫂子哥哥的同事。第一囘見面,小姑娘的她,穿著碎花兒旗袍外罩粉紫色毛綫衫,綁著兩束過腰的大麻花兒,蹦蹦跳跳的,像個沒心人兒。二嫂子說啦,要不,咱們仨兒一起去逛夜市唄! 
    市集裏琳琅滿目的是大江南北的奇貨珍寶,小姑娘手挽著二嫂,眼睛裏盡是沒停歇過的好奇與驚異。他們仨兒走呀走的,後來停駐在一処絲絹攤上,她說,那手絹的織工啊,美的讓她走不動了。 回過神來,她發現嫂子走散了,嚇得她四處張望,這才看見在她身後的這個安靜的大哥哥。漲紅了臉,她晶亮的眼淚挂在眼睫上,像迷路孩子似的慌張。
    一路上始終不多話的他只這樣對她說…
  • 愛,來生
    不知道是什麽樣的巧合,我每囘前來探訪阮老先生的時候,縂是踫到陰雨的天候。 然而,即使天色因而顯得沉鬱,在我驅車前往的路途中,心緒卻從未感到一絲絲的低盪。 因爲,這個平凡家庭像個愛的貴族,讓人會忍不住嚮往活在其中的溫暖與安心,並且敬重起他們在困境中所展現的敦厚,樸實,知足與謝恩的生命姿態。 
     
    愛的貴族
    他們的家園在上個世紀經歷戰爭的蹂躪,全家人在山河變色的一夕之間,被席捲進海上難民潮,漂漂盪盪,在汪洋與陸地浮沉遷徙。經過十幾年的流離聚散,全家人終于在美利堅的一隅團聚,了卻了天倫摯愛之間揪心的掛記與懸念。
    儘管散盡一切身外貲財,也不再擁有驕貴的身份,他們依然如此富有。在他們的身上,我沒有嗅出無法忘情昔日家道的自怨自艾,因爲認份與惜福的心態,簡陋的兩居室福利公寓,仍然活出一屋子相依相愛的氣息。那樣自然流動在家中的溫馨,讓靠近他們的人,也感染上一種幸福的氛圍。 
  • 來一點溫柔與悲憫,好嗎?
    今天從網路裏看到一則臺灣的社會新聞,在千奇百怪與腥膻色充斥的花花世界裏這則新聞大概會被歸為清新趣味類,其目的只是為了博君一笑。可能會有人因此將它做為茶餘飯後閑磕牙的話題,而它的價值在一陣訕笑之後就消失得無影無蹤。 
    但是,我卻如何也笑不出來。 
    這篇帶有鏡頭畫面的報導大約是這樣說的…
    某縣市警察逮捕一位預期非法滯留臺灣長達17年的泰籍外國勞工,這位外勞因爲之前的合法雇主突然倒閉,他因此陷入困境開始四處打零工維持生計。本次被捕是因爲他堅守自盜,偷取一片打工處的鋁門窗準備盜賣而被警方發現。這位外勞練就一口流利的國,台語,甚至連原住民的阿美語嘛ei 通。警察先生懷疑他可能是非法外勞,但是他堅不承認。為了確認他的身份,聰明的警察請他唱國歌,但是他說自己頭腦受過傷,不記得歌詞了。所以警察就要求他唱“只要我長大”這首每一個臺灣人都會唱的兒歌,並且幫他起了第一句“哥哥爸爸真偉大”,但是唱了好一囘兒,他唱得零零落落的,老停在第一句。警察於是到他家裏,發現他有三個小孩兒,小孩兒囘答警察說,他們的爸爸是外國來的,這時候,這位非法滯留的泰籍外勞發現已經露了餡兒,不得不承認自己的身份,他也因此將難逃法網在服刑後被驅逐出境。
     在電視播放的實境畫面裏,記者採訪了辦案警察,並且播放了預錄的問案過程,鏡頭帶到被銬上手銬坐在警局裏被測驗唱“國歌”與“只要我長大”的這位先生極其狼狽的窘樣,播報新聞的美麗女記者語氣極爲輕鬆,甚至帶點俏皮的用上揚的語調結束了這則前後不到兩分鐘的短訊。
  • 愛的界限
    離開臨終伴護的場域一年又三個月之後,約莫在一個月前,十一月中旬,我終於囘到安寧療護社工師崗位。再一次走近一張張病床邊,做一位聆聼生命故事的人。希望能繼續在人生的黃昏驛站上,為那些即將步入生命終點的長征旅人,暖一暖手心,奉上一杯熱茶。繼續在死亡的面前,凝視生命的本相,體悟愛的力量。
     
    心疼
    從來都是難得早起的,今晨例外。 早上被個案護士從手機的另一端喚醒,她語帶遲疑,充滿抱歉。心神還遊移在夢鏡與清醒之間的我,並沒有完全聼進她究竟在講些什麽,直到她這麽說…
    白蘭琪, 劉太太的女兒請你暫時別再去探訪她母親了,你前一次的家訪讓病人很不開心,病人因此閙了好幾天都不睡覺,劉太太的女兒希望你以後…能不去就別去了,因爲病人不喜歡你和她先生説話。
  • 放手,牽手
    上個禮拜天,我前往教會聚會時,發現當天是青少年感恩節受洗日,許多年輕的生命在這一天,要透過施洗的禮儀,向世界宣告他們永恒生命的歸向。更重要的是,他們要在全身沉浸水中,然後幡然浮出水面的那一刹那感受自己靈魂的潔淨無瑕。
    在那一刹那感受完全的救贖,接納與悲憫,明白十架上那份穿透一切恐懼與仇怨的愛。然後,深深的記住這一刻,那用基督的死亡換來的,自己生命更新的力量。
    在他們接下來的世間歲月裏,或順當或坎坷的人生道途上,這一份愛與力量將陪伴他們跋涉所有的高山與低谷。有一天,不論他們成了世人擁簇或遺忘的對象,在他們所將要經歷的最璀璨與最幽暗的生命時刻裏,這一份全然的救贖,接納與悲憫,將是他們最真實的擁有與最終極的資產。
    穿著白色浸禮服,像小天使般純淨的面容上洋溢著喜悅。他們魚貫的走進浸禮池中,在把手交給施洗牧者,把靈魂交給上帝之前,面對會衆分享他們決定要受浸的想法。他們有的嬌羞,有的侃侃而談,不管是九嵗,十三嵗,還是二十嵗,在他們時而惹動滿座笑聲,不加修飾的天真話語中,都有著一份單純的認真與堅定。
    他們這麽說著...
  • 化蝶,飛吧!
    從年少的時候開始,我就戀慕起了天空,常常喜歡倚著窗口,擡頭觀看它時而蔚藍無垠,時而雲影湧動的豐富神采。那時候的天空,仿佛夢想的畫布,揮灑的是年輕的生命對遠方,對未來單純的幻象。
     簡單說來,也就是老師口中的白日夢。
     後來,年歲漸長,我真的跨越了陸地和海洋,離開生命的原鄉,一個人向雲間奔赴,只是單純而堅定的為了擁抱理想。
     這些年,在異地的風霜生涯裏,我眼瞳中的天空,漸漸有了不一樣的幻化影像.很多時候,它們是我留在故鄉的親人與過往友朋的笑靨與面容。
     有一次,我在一位病人的身上,看到了相近的流離心境。不同的是,天空之於他,不是自由的聯想與對寂寞的短暫逃脫,而是投射他無法動彈的桎梏身心。 
  • 瞥見,花束的背後
     
    這幾天,我漸漸的感受到深秋的寒風在鼻腔裏流動,這種沁涼的感覺非常陌生。有時候,我會深深的吸一口氣,確定這自在流動的氣息還在,沒有消失。另外,我還得不時的提醒自己,我的鼻子已經修理好可以使用了,不用再當人魚公主,不需要再用口腔呼吸。纏困了我九個寒暑的呼吸問題,終于結束了。原來,能夠自在的吸吐著空氣,並非理所當然,而是需要被珍惜和感激。
     昨天我囘醫院復診,見着了我的主治醫生。我們仿佛久違的親人一樣,笑盈盈的看著對方,他等不及的告訴我切除部位的化驗結果一切正常,我等不及的告訴他我終于可以自在呼吸,可以香甜成眠。這位如父兄般溫暖的醫生,在我出院的隔天早晨就打了電話問候我,爲了確認我的疼痛與出血現象是否已經緩解。在我們這囘短暫的會晤裏,他仔細的檢查了我鼻腔傷口愈合的情形,溫柔的囑咐了一些注意事項,然後頻頻的詢問我有沒有任何的問題。我其實沒有什麽疑問了,但是捨不得起身離開。捨不得自己的生命被真誠關懷著的感動,捨不得親自體悟了生命與生命交會時,用心的給與所能產生的療愈力量。
     我們握手道別,走出診療室後,我把前晚預備好的感謝卡交給櫃檯小姐,請她轉交醫生。我希望他能知道,我對他的感激除了他專業身份裏充分展現的技能與倫理,更多的是他流露的真正醫者的心腸與風範。
     回家的路上,我一直在想,想著這一次手術的過程與其中的一些心境。想著所有我收到的,遠處近處,熟悉或陌生的問候與關懷。想著那一束未具名的花束。想著關於接受和給與。 
  • 一日公主
    午夜淩晨兩點半,我躺在醫院的病床上,昏昏沉沉,極度疲憊,但是無法成眠。全身麻醉醒來之後,呼吸道極爲疼痛,由於在手術過程中,氣管插管進行人工呼吸,周圍的細胞組織難免受到輕創。 醫生在我的鼻腔裏切除了腫大的鼻甲骨,並且清除了前一次失敗的鐳射手術在鼻腔裏留下的創傷組織,鼻腔周圍的局部麻醉還沒有完全消退,我因而並未感覺到太多的疼痛。由於切除部分是在鼻腔内部,傷口無法縫合,護士每隔一兩個小時就會到我的床邊幫我清理更換新的止血棉。
     其中一位有趣的護士很像個熱心的大媽,頻頻問我疼不疼,看到自己的鼻腔出血怕不怕,她說,去年她的兒子做了和我一樣的手術,知道兒子嚴重出血非常心痛。我告訴她,謝謝她周到的照顧,因爲她這麽的細心,我一點都不會覺得疼呢!大媽護士笑了,去年她無法親自照顧自己的孩子,現在能照顧我,她覺得很高興。
     前一天下午兩點,我的朋友開車載我到醫院,為了不讓他們在手術房外無聊枯等,我請他們先行離開,我帶了一本書自己前往手術預備室報到。後來,我的手術並沒有準時進行,我躺在預備室的病床上等了6個小時,我想,就算生個孩子,孩子也該哇哇墜地了吧。同時,為了進行全身麻醉,在手術的前一天午夜開始,按照醫生指示我便開始完全禁食,避免手術中途嘔吐。不過,我並沒有感到不安或急躁,我知道有一些人在看不到的遠方為我祝福為我祈禱。
     後來,我的主治醫師兩度來到我的病床前陪我聊天,他對我的手術延時感到很抱歉,他說不管多晚,除非我想取消或更換時間,否則他會陪伴我到手術完成。我知道他其實可以不必這麽做,他早該在五點鐘就下班,但是,這是一個醫者的心腸。我謝謝他的關心,但願那些中途臨時安插進手術房的緊急病患,能夠平安的離開手術擡。但願那些焦急的在等候室的家人們,能夠有足夠的希望支持他們走過這麽困難的時光。
    主治醫生問我,他能否做點什麽事,好讓我在持續的等候中覺得比較開心。我說,給我一客大餐吧,我的肚子餓了。然後,我們都笑了,醫生像做錯事的小孩低著頭對我說,這是他唯一無法答應的事。他離開時,輕輕的撫觸了一下我的頭髮,像父親又像兄長一樣的溫暖。
  • 走出我自己的暗夜,我愛她
    大約在四年前,有一天我在探訪病人的午間空檔,走進一間麥儅勞速食店準備打理我的午餐。這家店當時因爲正在進行擴張門面的内部整修,只提供外賣,我隨意點了一客外帶餐點,然後走進盥洗室梳理。在我從洗手間出來之後,我一邊照鏡子整理儀容,一邊想著下一個要見面的病人。然後,在我要走出盥洗室的時候,突然發現門打不開,好像從外頭上了鎖。 
    我在盥洗室裏扯開喉嚨喊叫,麻煩幫我開個門好嗎?原本我説話的聲量比起小貓也就只大聲了一點點,再加上外頭正在進行裝潢的器械聲,喊了一會兒,沒有任何人答應。我突然想起,剛才進門時放在入口處的一個告示牌,好像寫著店面整修期間,只營業半天的公告。
    這一瞬間,我突然感到一股極大的恐懼,然後,接下來,我用盡全身的力氣,捶打著厚重的鋼板門,大聲的呼求,開門,請開門,請你開門好嗎...我聼到了自己聲音裏的驚惶,以及全身的顫抖,淚水開始在眼眶中匯聚,逐漸模糊了雙眼...在昏暗的小房間,沒有任何回應的寂靜,伸手不見五指的闃黑。開門,我要出去,開門,...那是六嵗的小女孩暗夜裏絕望的哭聲。
    你還好嗎?小姐… 盥洗室的另一個門打開了,服務人員帶著狐疑的眼神打量著我。
    驚覺自己的失態,我強忍鎮靜後,問她爲什麽盥洗室的門打不開,她說 ,那個門一直都上鎖啊,剛才我是從另一道門進來的。 

Digest powered by RSS Digest

QR Code This Page 本页二维码